您当前所在的位置是: 主页 > 教学文档 >
临沂一公务员割痔疮后莫名猝死 身上有黑色斑点
发布日期:2022-01-03 03:06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原标题:临沂公务员割痔疮后突然猝死 身上有黑色斑点(图) 虽然事情已经过去一段时间,但是刘静(化名)及家人还是不能接受父亲过世的事实,刘静的父亲刘海(化名)在临沂市兰陵县中医院做痔疮手术后不到24小时

  虽然事情已经过去一段时间,但是刘静(化名)及家人还是不能接受父亲过世的事实,刘静的父亲刘海(化名)在临沂市兰陵县中医院做痔疮手术后不到24小时,便突然死亡,对于死亡原因家人至今不清楚。

  4月30日,记者在兰陵县中医院见到了刘静。据死者家属刘静介绍,4月25日下午,刘海在兰陵县中医院接受了痔疮手术,到26日下午三点多,刘海在医院挂点滴时感觉身体不适,并要求妻子陪同去洗手间。据家人介绍,刘海还没有到洗手间就感觉呼吸困难,胸闷,随后昏厥,之后被医生抬上病床后六分钟左右就去世了。

  对于这样的结果,刘海的家人完全不能接受。刘海今年才53岁,是一所乡镇的公职人员,更是家里的顶梁柱,据其家人介绍,在家里大小事务都是由刘海打理,刘海去世后,刘海的妻子及儿子精神几近崩溃,至今不能接受这个现实。但是备悲愤至于,家人还是想知道为什么刘海辉突然死亡呢?

  记者从刘海家属处了解到,刘海生前每年都会体检,身体也一直很好。在手术之前,经过检查刘海身体的各项指标没有问题,身体很好。刘海的家属还告诉记者,刘海在去世前的几分钟里,身上、耳朵以及头部出现了大量的紫色或黑色斑点。刘海死后,医生还为刘海抽取了血液样本进行检验。刘海的家属一直疑问,身上的紫色和黑色斑点是怎么回事?血液样本的化验结果是什么?

  随后记者从兰陵中医院了解到,想要弄清刘海的死因以及身上出现的紫色或黑色的斑点,最好的方法还是要进行尸检,但是刘海的家属一直不同意尸检。

  刘海的家属告诉记者,之前身体那么好的一个人,怎么会在做完痔疮手术后突然猝死呢?而且在手术之后挂点滴的过程中,刘海就曾经向家属表示身上疼,在去厕所的过程中就出现了呼吸困难、胸闷的情况。记者同家属来到兰陵县中医院,医务处的李主任告诉记者,病人是在术后第二天上厕所的过程中晕倒的,医院在发现后及时进行了抢救,当时病人出现了脸白、出汗的症状,随后晕厥。对于家属所说的病人身体状况,该名负责人表示,术前病人身体的各项检查都没有问题。

  这位负责人告诉记者说,在病人昏厥之后,医护人员进行了及时抢救,在抢救过程中,医护人员对刘海的身体进行了检查,做了术中心电图,“从出意外到死亡,通过检查的心电图看,我们医院专家考虑是心脏下壁梗塞致病人猝死。”

  刘海的家属表示,如果是正常的死亡,死者的身上怎么会出现紫色或黑色的斑点,而且死者之前就表示身体不舒服,会不会是医生用错药,这是不是一场医疗事故呢?加之死者之前的身体状况一直很好,为什么会在一场痔疮手术之后突然死亡了,基于这些因素考虑,患者的家属认为刘海的死就是一场医疗事故,医院应当承担责任。

  兰陵县中医院医务处的李主任告诉记者,死者身上的紫色或黑色斑点医院现在不是很清楚究竟是怎么回事,不敢妄下断论,如果想要弄清死者身上出现斑点的原因只能通过尸检,但是病人的家属一直不同意尸检。至于刘海的死是不是医疗事故,还是要首先弄清刘海的死因,现在只能通过尸检获得。

  据了解,在常温下最佳的尸检时间是48小时之内,如果冷冻状态,最佳的尸检时间是7天之内。虽然刘海去世已经5天,但是刘海家属一直不同意尸检。刘海的死亡原因也只能是一种猜测。

  对于家属的提出的是否是医生用错药致病人死亡,李主任表示,病人住院期间的病例医院都有,家属随时都可以获取,病人的用药、负责的医生以及病人死后血液的化验单都清清楚楚,如果家属做尸检,我们还必须将原件提交到相关部门。

  刘海的家属表示,人已经死了,家属希望“留个全尸”,不想再对死者进行尸检。所以家属申请通过兰陵县卫生局进行调解。但是病人家属对于调节结果并不是很满意。

  据兰陵县卫生局调解室科长刘军介绍,从事发到现在卫生局一直积极从中协调。但是按照规定,赔偿在1万以下,双方可自行调节,赔偿1-15万由卫生局调节,超过15万就必须通过法院起诉。在事发后,卫生局也向当时也向死者家属告知,他们有三种途径了来解决此事:双方调节自行调节;做尸检划分事故责任;到法院起诉。但是现在的问题是,患者的家属不想做尸检,并且要求的赔偿数额也已经超出了调节的范围。现在最好的解决方法还是尸检,确定死者的死亡原因。

  一名50岁的男子在做完痔疮手术三天后,突然晕倒并抢救无效死亡。27日早上,死者家属等二十多个人在昌岗中路某医院门口讨说法。死者妻子认为医院应对丈夫的死负责,而医院则表示,医生治疗过程并无过错,愿意接受任何有资质的机构进行医疗鉴定。

  “我的老公在这里做了一个痔疮手术,谁知道两天就死了!”死者的妻子陈女士说,死者姓邓,今年50岁,是广州人,今年8月11日为治疗痔疮而住进了医院。谁知在17日下午做完手术两天后,也就是19日早上,突然晕倒,抢救无效死亡。据死者的亲弟弟邓某质疑,哥哥年年体检身体都没什么毛病,“他在空军当过兵,怎么治个痔疮就会死呢”?

  2007年4月21日,孙大姐丈夫因反复发作便血,到医院就诊,在院方给予“混合痔局部消痔灵注射术”的治疗后,遵医嘱回家休养。当晚感到腹痛难忍,次日晨被亲属抬到医院抢救,可主治医生竟然当着孙大姐面将昨日就诊病历撕毁,并重新书写,然后将患者以腹痛待查收住入院。丈夫终经抢救无效于23日凌晨死亡,可医院拒绝了孙大姐提出的赔偿请求。

Power by DedeCms